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杨蝉儿自然是不会出现在太子面前,见七郎和九郎回来的时候都带了几分笑意,可见对这次见面的结果还是满意的,杨蝉儿虽然觉得自己与太子犯冲,不过这么些时间观察下来,也不得不承认太子各方面都很出色,确实是个为君王的好人选。

  相对于七郎和九郎对太子的满意,七郎和九郎给太子带来的消息的价值简直让人惊喜,太子很早就察觉到南王在秘密屯兵却一直找不着证据,南王疑心病重,每每查到一丁点蛛丝马迹,还没来得及顺藤摸瓜查下去,相关的人和事就被南王给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抹去了,若是这次能拿到南王秘密屯兵意图造反的证据,绝对能让南王永不翻身再无登位的可能,皇上就算再宠爱南王,也绝不会容忍一个图谋不轨窥伺自己皇位的儿子。

  此事事关重大,为了不走漏消息,除了七郎和九郎就只有太子和萧逸知道,连杨蝉儿都一并瞒着,不过瞒着杨蝉儿自然不是因为保密问题,而是怕杨蝉儿不听劝阻以身犯险,这些年虽然随着年龄增长杨蝉儿办事越发的沉稳干练,不过骨子里存在的冒险精神依然没变,找到杨老三一直是他们一家人的心愿,换成他们不论是谁知道了杨老三的消息都会按捺不住的。

  这几日七郎和九郎神神秘秘的似是在筹划什么,杨蝉儿心思敏锐又岂能察觉不到,隐约猜到应该是和太子的事情有关,既然他们不说她也乐意接受哥哥的好意并不过问,只是暗自命心腹多加留心七郎和九郎的一举一动,以便随机应变,在有需要的时候能帮的上忙。

  部署策划好能想到的一切,最后太子几人商议决定由萧逸和七郎带人暗自潜入京都外几座有可能掩藏南王巨大秘密的山脉之中,七郎和萧逸带着人一走,杨蝉儿这边立刻就得到了消息。

  杨蝉儿虽然不知道此次的事情跟杨老三有关,但根据种种迹象分析,得出来的答案已经八九不离十,毕竟以太子对萧逸的看重和萧逸的实力,能让萧逸和七郎联手去办,还如此慎重小心的事情,再联合七郎和萧逸的去向,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们已经找到了南王秘密屯兵之地,而杨蝉儿派去盯梢的人,因为怕泄露行踪被萧逸和七郎的人察觉,只能远远的跟着,在萧逸等人进山后没多久便跟丢了失去了众人的踪迹。

  杨蝉儿听到手下人这样的回报并不意外,以萧逸和七郎本事,能跟到出城后已经很不容易,这还是因为自己是他们信任的人,萧逸和七郎没有防备,加上自己对他们的熟悉和环境优势占了先机。

  南王是何等狠辣阴毒之辈,掩藏他如此巨大秘密的地方必定是防守严密危险重重,萧逸和七郎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杨蝉儿担心是免不了的,不过与其无济于事的担心,杨蝉儿更愿意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让七郎和萧逸身处山中无暇顾及京中事态之时安全多一分保障。九郎见七郎和萧逸离开后杨蝉儿这一连番的动作,心知杨蝉儿必定是知道了什么,虽然没有特意解释,不过太子那边传来的消息也不再隐瞒。

  时间在担忧和等待中一点点流逝,约定好的时间过去,已经是第六日了,仍然没有萧逸和七郎的消息,也不知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的情况,不论是太子还是杨蝉儿这边心里都很担心,而京中的情势也不容乐观。

  萧逸是太子的幕僚,消失一段时间还没什么,旁人只以为萧逸是被太子派去办什么事情,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七郎却不同,他现在是手握重权的将军,又是皇帝的信臣,在朝堂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一举一动皆被人关注监视着,虽然以旧伤复发为理由告了一段时间的病假,但若是消失太长时间势必会引起各方人士的猜测和怀疑,旁的还不惧,最怕的就是引起皇帝的猜疑,好在有太子从中周旋,目前还没什么大问题,只盼着七郎和萧逸早点传来消息。

  就这样又过去了两日的时间,就连太子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杨蝉儿思前想后决定亲自带人去寻七郎和萧逸,正准备动身便听下人回报七郎回来了,杨蝉儿连忙去迎,待见到七郎,上下打量七郎除了略显疲惫并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只是山中情势比预想中的还要复杂难办许多,萧逸为了保证计划顺利进行仍然留在山中策应没有回来。

  也好在七郎能够及时回来,原来南王一直恼恨七郎保持中立不愿投靠于他,一直想要伺机报复七郎的不知好歹,只是七郎为人正派处事严谨没有让他找到机会发挥,这次得到消息七郎不在京都,派人再三确认消息无误便进了宫里在皇帝面前揭发,又趁机进了不少谗言,皇帝虽然不尽信,终究是起了疑心,派内侍前往传旨召见七郎。

  七郎才到家没多久,只刚换好衣服梳洗一番,兄妹几个没说上几句话,更是来不及见太子见上一面便匆匆跟着内侍进宫见驾。一路上七郎把皇上忽然召见的原因过滤了一遍,又从内侍口中打听到不少消息,心里已经有了几分底。

  皇帝本来就怀疑南王话中的可信度,七郎既然进宫觐见便证明南王所言为虚,见到七郎因为连日疲惫不得休息而略带苍白憔悴的脸色,皇帝自动脑补为七郎身上旧伤未愈所以才脸色不好,又多信了七郎几分,当即召来太医为七郎诊脉,等到太医验证了七郎确是旧伤未愈,需再调养些日子,皇帝心中怀疑尽去,更多批准了七郎半个月假期,让七郎好好静养,这倒方便了七郎行事,而南王因为此次对七郎的诬陷被皇帝训斥了一顿。

  这些年南王做起事来越发的浮躁,皇帝对这个自小宠爱的儿子越来越失望,但总归是精心培养报了很大期望的,又不忍就这么厌弃了,便就这么放任着,却压住了废太子的念头,让太子和南王互相牵制着。

  太子得到七郎回来的消息便带着人微服秘密来到了无园,七郎从宫里回来便和九郎一起与太子在书房密谈了一个多时辰,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七郎和九郎都忙的整日不见踪影,直到几天后,京都忽然戒严,街面上到处可见禁军巡逻的身影。

  百姓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知道肯定是有大事发生,这种时候没谁敢出来乱逛,无事都躲在家里不出门,整个京都一时间冷清了不少,果然不多久后就爆出了南王意图谋反被皇帝打入天牢,与之牵连的还有与南王过从甚密的怡亲王,经过审讯逼供各种手段之下,又爆出了不少昔年的秘事,最具影响力的便是皇后母家东方侯府当年被诬陷谋反满门抄斩一事。

  皇帝本就对当年东方侯谋反一事心存疑虑,这也是为什么当时他灭杀了东方侯满门却没有废弃皇后和太子的原因,且不说皇后与他患难多年鹣鲽情深让他不忍废弃,就单说东方侯谋反一案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唯一的证据便是怡亲王信誓旦旦用整个怡亲王府上下性命担保作证的证词,当时还年轻的景帝才登上皇位不久地位不稳,各方势力虎视眈眈,若是东方侯真的有谋反之心后果不堪设想,抱着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的想法最终也决定了整个东方侯满门的悲剧。

  现在得知了事情的真相皇帝亦不后悔当年的决定,当时的时势如此容不得他选择,不过心里对东方侯一门到底还是存有愧疚的,因此得知萧逸的身份之后不但没有怪罪太子,反而让萧逸承袭了东方侯的爵位,并有意将五公主许配给萧逸以示恩宠。

  萧逸自然是不可能娶公主的,只是他现在恢复了东方侯的身份,便是各方势力巴结拉拢的对象,这次即便拒绝了皇上的赐婚,只要他一日未娶妻,以后类似的麻烦就会不断。

  想起同样被太子等人虎视眈眈的杨蝉儿,萧逸又是一阵心烦意乱,不说太子一直对杨蝉儿念念不忘,就是那青梅竹马从小与杨蝉儿一起长大的楚浩然就让他一阵胃疼,还有常山王世子当初送给杨蝉儿的那块玉佩,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那可是历代常山王妃的信物,这还是几年前的事了,那该死的小白脸居然这么早就打他媳妇儿的主意,要是他不早点把事定下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常山王世子就要追到京都来了。

  想到各种危机,萧逸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心一横将心悦杨蝉儿的事情说了出来,请求皇帝为他赐婚。皇帝见萧逸如此脸色果然变得不太好,心里有些恼怒萧逸的不识抬举,难不成皇宫里金尊玉贵公主还比不上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村姑,即便现在这个村姑的兄长都已成大器成为大燕国得到栋梁之才,杨蝉儿身份水涨船高,可也改变不了她从小在乡间教养长大的事实。

  皇帝几番威逼利诱,想让萧逸屈服,然而萧逸执意要娶杨蝉儿,皇帝亦没有办法,皇帝本来就是抱着想要补偿萧逸的心思才想让萧逸尚公主,萧逸不愿意皇帝只好作罢,最后冷着脸答应了给萧逸和杨蝉儿赐婚。

  圣旨下达的时候杨蝉儿正在窑房里捏瓷,听到皇上给她赐婚一时间有些懵了,手上一个用力快要成形的瓷胚便毁了成了一滩烂泥,皇上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要是给她的兄长赐婚还很正常,怎么会给她赐婚,皇上认识她吗?这不会是弄错了吧,等到内侍宣读完圣旨,杨蝉儿才明白过来这应该是萧逸的手笔,虽然她对萧逸有意没错,可是想到这家伙居然不问过她的意思擅自决定她的终身大事,心里又有些不忿,这人未免太霸道了。

  不论杨蝉儿如何想,在这皇权至上的时代,除非冒着可能牵连家人的危险诈死,否则根本没有她反对的余地,只能乖乖接下圣旨,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嫁。萧逸对杨蝉儿的性子再了解不过,这丫头最是有主见不过的,要是不说清楚当时自己是无可奈何的情形下才出此下策,让杨蝉儿心里舒坦了,就算杨蝉儿不反抗遵旨嫁过来,到时候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萧逸这么一通解释赔罪下来,杨蝉儿心里的不畅快也没了,只是想到她现在还没有及笄就要嫁人,总是觉得有些便扭和不安,她活了两辈子还没嫁过人呢。

  因为杨蝉儿的婚事,皇上还特准了五郎两个月的假期到京都来为杨蝉儿筹办婚礼,五郎收到京都来的消息的时候脸都黑了,他连未来妹夫的人选都选好了,没想到萧逸那狡猾的家伙居然给他来了这么一招,圣旨赐婚他还能抗旨不成,只能窝火的置办嫁妆,把妹妹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不让那起子眉高眼低的人把自己的妹妹看扁了。

  倒是赵氏知道消息乐坏了,在赵氏看来能让圣上赐婚是多么大的荣耀,而且嫁的的还是位高权重的东方侯,萧逸不论是人品还是才学都是顶顶好的,当初她是怕自家女儿高攀不上人家才阻止他们两人来往,现在看来缘分这种事情真是不可说的,要是来了挡也挡不住,赵氏一个人傻乐了好一会,终于冷静了一些,立即着人去三山屯子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了娘家人。

  等到一大群子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京都,赵氏本以为女儿被圣上赐婚已经够欣喜的了,没想到还有天大的惊喜等在后头。南王秘密屯兵之处被朝廷发现,困在山里的人也被救了出来,杨老三当初就是被南王的人抓到山里充当苦力打造兵器,这么多年下来受尽苦楚,好不容易活到现在人已经瘦成了皮包骨,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麻木了,看起来苍老不已,杨老三得知解救他们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儿子,再也忍不住辛酸登时老泪纵横,这些年日思夜想唯一支撑他活下去便是自己的家人,没想到还有相见的这一日。

  杨老三不想自己这副样子被家里人看到难受,坚决要求休养了一段日子再回家,七郎理解杨老三的心情也尊重自己老爹的意愿,便把杨老三安置在了空闲的将军府里,直到赵氏和五郎他们来到京都才把杨老三带到大家的面前,给了大家一个巨大的惊喜。

  转眼间就到了杨蝉儿出嫁的日子,饶是杨蝉儿心理素质再好这时候也不淡定了,从早晨起来一直被人折腾着,然后被哥哥背着上了花轿直到拜堂送进洞房,杨蝉儿有种做梦般的感觉,直到房门外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嬉笑声,隔着红盖头杨蝉儿感觉到有不少人进入了房间。

  太子和上官云等人在外面喝酒笑闹了许久一起拥簇着今天的新郎官萧逸来到新房,一进房间大家眼睛齐刷刷的都看向端坐在喜床上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十分好奇萧逸中意的女子是何模样,能有这么大魅力让萧逸冒着杀头的危险拒绝公主也要和她在一起。

  等到盖头掀开的那一刻,看到新娘子娇妍清丽的容颜,大家有种果然如此的感叹,如此美娇娘也难怪萧逸连公主都不要非娶不可,都笑着恭喜萧逸好福气,唯有太子看着那张因为娇羞而晕染粉色的明媚容颜,眼里满是震惊失落和痛楚,这辈子难得有个女人能牵起他的心思,让他想要占有和疼爱,朝思暮想的结果却是心上人已嫁作他人妇的结局,若是旁人还能有别的办法可想,偏偏这个人还是他的好友兼兄弟,兄弟妻不可欺,连用权势将人强抢过来都不能,真是天意弄人。

  上官云看清新娘子脸孔的那一刻怔愣了一下,太子心心念念一直要找的女子居然萧逸的妻子,反射性的看向太子,见太子如此失态的模样,心里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不会吧,为一个女子兄弟阋墙这种戏码可别出现在他们当中,他承受力有限啊。

  太子那饱含情意的眼神也让萧逸心里波涛翻涌胆颤心惊,他先前以为太子对杨蝉儿的喜欢只是出于新鲜和征服欲作祟,现在看来并非想象的这么简单,幸好他先下手为强求得圣旨,否则以太子那一下定决心便势在必得的性格,他和杨蝉儿能否在一起犹未可知,即便现在事情已成了定局,太子看在他们多年的情分上暂时不会对蝉儿出手,若是有一日太子如愿以偿荣登大宝,头上再没有了的束缚,或许终有一日会改变不愿再压制心中的情感,那时又不知会是怎样的情形,萧逸想的深远,心里更坚定了等扶持太子登基后便带着杨蝉儿远离朝堂去过属于他们自己的小日子,而今皇帝身体日渐衰弱,这一日恐怕不会太久。

  太子神情反常的离开,众人都察觉到有些不对,笑闹的心思淡了许多,没多久就散了,屋子里就剩下萧逸和杨蝉儿两人,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安静起来,红烛燃的噼啪响,杨蝉儿心里反而越发的紧张,见萧逸含笑的走近,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最终落入了一个宽广厚实的怀抱。

  是夜,鸳鸯绣被翻红浪,百般恩爱,某种和谐呻吟声不断,一娇滴滴的小女子被折腾喋喋求饶欲哭无泪,呜呼哀哉。

  XX年XX月XX日,景帝崩,太子燕云熹承继大统,改年号为熹元,欲重用东方侯,内侍来到东方侯府传旨却发现人去楼空,东方侯已经带着东方侯夫人离开多时,临走时留下一封书信转交给皇帝。燕云熹看过信之后神情复杂久久不语,最终释然一笑,也未再派人去将东方侯寻回,这样的结果,也好。

  <全文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